© 渡边的萤火
Powered by LOFTER

嘉倩:我们对梦想的理解有偏差

嘉倩姑娘:

文 / 本刊特约记者许菲菲

  人物名片

  嘉倩:2007 年毕业于上海复兴高级中学,同年赴澳门学习旅游与酒店管理,后转入荷兰学习国际传媒。2011 年起在西班牙巴塞罗那担任传播咨询师。2012 年起任职于英国驻广州总领事馆政治经济文化及对外交流部,后又任英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对外交流及媒体部官员,通晓英语、西班牙语、荷兰语、德语等多国语言。作家。同时为国内多家杂志社《青年文摘》、《格言》、《时尚旅游》以及《风尚志》专栏作家。出版畅销书《最想环游的世界》,《三毛不在撒哈拉》《明天醒来,还有青春》《我想和这个世界不一样》等。并于 2013 年,她辞掉英国公务员的工作,回国发起了 " 交换梦想 " 的活动。她,一个人,带着,一架相机,网友报名,她便去网友所在的城市对其进行当面采访,和他们同吃同住,共同生活两三天。她说,,等到 10 十年后,她要带着这些片子,再回访他们,看看那时的他们是否实现了当初的梦想。

  Q1:辞职之前你在英国外交部当公务员,你是怎样应聘成功的?

  嘉倩:其实就是投简历,然后他们会有一个筛选,因为是公务员的岗位,所以有很多希望生活稳定的人都会来申请这个岗位。一般来说,每个岗位都会有一千多个人申请,他们会先筛选出 10 个左右潜在的不错的人,然后是电话面试或者现场面试,主要是看他们方不方便,最后选出最适合这个职位的。这个所谓的最适合不在于是你有多么厉害,相反地有些在新华社、路透社工作过的人也不会被录用。这个工作最最看中的就是你对它的热情,你是否真的喜欢这个岗位,并且适合,当然,也不能太差。

      和中国的公务员相比,较大的一个区别就是它是不需要考试的,可能更偏重于你这个人的综合素质。

  Q2:为什么把这么好的工作辞掉?

  嘉倩:辞职是因为我觉得在那个阶段有一个更适合我的工作,就是我现在做的这个 " 交换梦想 " 的活动,它只是换了一种形式的工作而已。

  Q6:为什么会想到和陌生人 " 交换梦想 "?

  嘉倩:两年前,我抱着书稿回国,想要把书出版了,但是各种原因没能出成。我就将出书未成的事写进在博客里,收到很多网友的安慰,干脆说让我自己印书,他们掏钱买。这时有个女孩写信给我,她读数学系,想当一个服装设计师,她说梦想太珍贵,不知道要用多少钱买,就干脆来一个梦想的半成品交换——她知道我喜欢红色,喜欢连衣裙,她读数学系,但其实她想当一个服装设计师,就她做了人生第一条裙子,想和我换书,因为梦想太珍贵,她不知道要用多少钱买,就干脆来一个梦想的半成品交换;接着,一个学医的男孩写信给我,他说,嘉倩,学医很苦,还要很多年,我要成为一个会对病人笑、耐心解释病情的好医生,我想用将来第一件白大褂和你换;还有一个女孩,从小在山区长大,大学毕业后回到山区教书,她想用两个班级 72 个孩子关于未来的蜡笔画,和我换两本书 ... ... ……一下子,我收到了一百多个人的梦想。当初,还吓了我一跳。我想这就是我开始的地方吧。

   Q7:你会一直 " 交换梦想 " 下去吗?

  嘉倩:我可以确定的是这两年我会做。采访完会去做自己的事情,也可能全职写作,也可能去工作,然后 10 年之后不管我做什么,我都会再停下来去回访他们。当然我也不否认,当资金充足或者这个活动办得很好的情况下,我会跑到海外去做这件事情,让这个活动更长一些。

  Q8:到目前为止,你在这个活动中遇到过最困难的事情是?

  嘉倩:我觉得最大的困难并不是遇到坏人啊或者是不知道怎么采访,而是自己的状态有可能不好。其实,做采访最重要的就是一个人的状态问题,你无论面对哪个采访者,你都要有一股热情,这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。尤其是见了几百个人之后,特别是你还见过类似的人的时候。

  Q9:一般你怎么处理?

  嘉倩:很多时候我就会选择好好睡一觉,然后和那个人说我们可以换个时间点联系,因为这个项目是完全独立的,没有赞助,我是自己的老板,所以相对来说比较自由。如果说有时候不得不采访时,我就逼着自己硬上,跟对方聊得时候,自己找一些有趣的点。

  Q11:有没有遇到过你不太喜欢的人?

  嘉倩:有的,有一些人我会觉得很浮夸,但是去见了,他本人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浮夸,是我本人想太多了,也有的人是刚开始非常喜欢,聊着聊着就聊不下去了,也有的人是很闷的。

  Q12:会不会有失落感?

  嘉倩:失落感谈不上。你要相信一个时间的价值,一个人也许不能提供给你一些价值或者问题的答案,但是你跟他聊久了,他慢慢就会放开。之前采访过一个女生,整天嘻嘻哈哈带我玩,大概玩了一个礼拜,等到我快离开的时候,她快把我当作一个小伙伴了,就开始跟我聊家里的事。还有的时候,有的人可能不太会表达,我们就在一起吃了一大堆吃的,等我回到上海的时候,他就发邮件给我说:" 嘉倩,我不太会表达,我把我想说的发邮件给你了。"

  Q15:作为 " 交换梦想 " 的发起人,你怎么理解梦想?

  嘉倩:我自己的理解就像是我们活着发生着的很多很多的事情,不同的事情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,会有很奇特的效果。之前,我看过一个视频,比如说有的人看到一只蟑螂,就会被它吓坏;有的人是伸出手来," 啪 " 的一下把蟑螂打死了;还有的第一反应是拿一些武器出来;在非洲一些部落的人会把蟑螂打死吃掉;又有的人会跪下来向他朝拜,把它当作一个图腾。如同面对蟑螂一样,每个人都会有千差万别的反应,每个人对梦想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。到    最后,一件事情让你做起来很开心,这就是梦想。

  Q14:梦想现在对于很多年轻人,甚至大学生来说都是一个很奢侈的事情了,在很年轻的时候就要为了车子、房子,为了生活朝九晚五地生活,在你接触的那么多人中,有多少人还拥有梦想?

  嘉倩:我采访完之后,对 " 何为一个真正有梦想的人 " 这个问题有了新的理解。我个人觉得我们对梦想的理解有些偏差了,好像梦想是非得是生活中做不到的,一定要是很厉害的。可是,我遇到的那些我认为有梦想的人,他们过得很知足,比如有个女生开了一家咖啡馆,她要因为地理位置等等原因和房东 " 战斗 ",要疏通下水管道,打扮得很文艺还要冲马桶,但是她很淡定,觉得这是应该的事情。还有一个女生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个贤妻良母,也觉得很开心。

  Q16:在这些年轻人中,是迷茫的多,还是有梦想,并坚持行动的比较多?

  嘉倩:我个人觉得迷茫是很享受的事情呢,当你不迷茫、不纠结的时候,你就会活得很空。如果有一个事情在忙,在等待的话,你都会对明天和后天有一个期待。我遇到的一个天才少年,他 14 岁的时候走出高考考场,17 岁时在西南交大读最好的专业——能源动力工程,但是他觉得他最大的问题是不知道如何和女生搭讪。我觉得迷茫是所有人该有的事情,我之前还采访过一个男生,非常喜欢打坐,他和我相约去终南山找一些 " 隐士 ",他说那些隐士每天下午都会有一个聚会,每个人都会说一个自己现在困惑的问题。我就觉得他们是隐士啊,怎么还有困惑?!他就说:" 不可能,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在困惑的事情。" 当你没有困惑时,可能你会去想我怎么没有困惑呢?这也会成为一个问题。

  Q17:你不是在采访就是在采访的路上,把时间都留给了别人,还有空跟自己内心对话么?

  嘉倩:采访的过程中,你问问题和吸收别人对你问题的答案,其实都是在和自己对话。有句话可能听起来有些文艺—— " 我们只听见自己想听的或者听得懂的,我们只是看见自己想看的或者看得明白的 ",但确实如此。

  Q18:你的理想是当一名作家,现在也出过畅销书了,理想实现了吗?

  嘉倩:我觉得还没有实现。作家这个身份也许很简单,比如说会写东西就可以,或者出了一些书,但是我觉得这些都是物质层面的,虽然我不确切地知道写作的精神层面是什么,但我觉得我还没有做到。我现在觉得还是比较淡定吧,比如采访这件事情,10 年之后它才会有一个恰如其分的位置。如果当作家这件事情那么快就实现了的话,好像接下来也就没有什么可以期待的事情了,出书也不会有兴奋了。对我来说,一切都还在奋斗中。

  与嘉倩交换梦想的方式:发送报名邮件到 dearjiaqian@gmail.com

  来源:《求学考研》杂志 2014 年第 3 期


评论
热度 ( 32 )
  1. 爱半片海的波澜壮阔灬嘉倩姑娘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╭ァ续写、悲伤嘉倩姑娘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rsnzhylyg嘉倩姑娘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渡边的萤火嘉倩姑娘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一枚钢钉嘉倩姑娘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与嘉倩交换梦想
  6. Friday嘉倩姑娘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何为梦想。
TOP